“我们的语文”和”我”

    我总喜欢说“我们的语文”、“我们的语文教学”、“我们的语文老师”,一是因为我确实是“我们的语文教师”中的普通一员,二是因为真正走进“我们的语文”经历了漫长的探索,三是因为“我们的语文”给了我乐趣,因而对“我们的语文”充满了一种自豪感。


 



       大概是没有悟性,小学中学读书时竟没有想到会当语文老师。和语文有较多接触还是在文革中。那时的文化生活除了“临行喝妈一碗酒”,就是“马家河子高家庄”,邻居的一个亲戚在扬州师院当老师,经常借一点书来,白天人家要看,我就只能常常在15瓦的昏暗灯光下夜读了,渐渐能说出了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的绰号,懂得了雎鸠会“关关”地叫,知道了葛利高里和阿克西妮娅竟在野地里疯狂,刘邦会说“吾翁即若翁”。这种幸福居然一直延续到插队。


       恢复高考那年,我已经有了一份建筑公司的工作,考大学要单位盖章,建筑公司就那么几个高中生,不让考。等1978年可以自由报考时,离高考还有两个多月了。我基本是“山寨”版的高中生,什么光学电学有机无机三角解几,没学过,当然不敢问津于理工科了。依仗着看过几本闲书,侥幸考取了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开始走向“我们的语文”。大学里许多同学专攻小说创作、古典文学研究、中西文论比较等等,但教我们写作的何永康老师说,专门从事语文教学也可以有作为,因此我们几个赶不了时髦的就老老实实准备当“我们的语文老师”了。当语文老师当然要学好中文,于是听金启华教授演说杜甫,听吴调公教授谈人物描写,听许汝祉教授背外语《西风颂》,听钱小云教授论“本字和本义”,知道了“七”是一种文体,知道了《文赋》论艺术构思极有文采,知道了古代没有舌上音,所以“特”通“只”。认真地读完四年书后我被分配到了江苏省扬州中学。


 



扬州中学有很多我的老师,到扬中工作真可谓诚惶诚恐。但老师们却给了我们可能给的所有。我认真听过张家骞老师的作文讲评课、张贞忠老师的文言文阅读课、张铨老师的现代文阅读课……亲身感受到我的老师们渊博的学识水平、勤奋的工作精神、严谨的治学态度、高超的教学技巧。我到扬州中学不久,郑万钟老师听了我一节课,那时他已经是校长了,校长光临,我紧张得课后作业也忘了布置。下课后十分狼狈,郑万钟校长对我说,课上得不错,就是太紧张,以后来听课的人多呢,不要紧张。几句话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使我如释重负。我参加第一次比赛教的是《爱莲说》,自觉一般,教研组长田如衡和其他老师给评了二等奖,这又是莫大的鼓舞,同时我也深切体会到老师们对后生的关爱。这种精神传给了我,以后我对青年教师也特别注意给予鼓励和支持。1987年开始评定职称时申报一级教师,因为教龄短我和另一位教师被暂时搁了下来,老师们纷纷安慰我们,帮我们反映情况,郑万钟老师已经是局长了,他也找我们谈心,了解情况。年底我们顺利通过了一级教师评审。我成为高级教师以后,老师们依然关爱有加。我申报江苏省名教师,专家组来听课,我准备选择实验教材《废墟》和《废墟的召唤》进行比较阅读,张贞忠老师、张铨老师专门听了我的构思,提出许多建议,帮助我成功地上了一节课。


到扬州中学工作后,又有幸认识了扬州大学顾黄初教授、泰州中学洪宗礼老师和市教研室林润昌老师等人,我不是他们嫡系的学生,但他们视同己出,给有我很多的帮助。一次顾黄初教授到学校听了我的一节课《口技》,我让学生将所有有疑难的字词写在黑板上,自己讨论解决,解决不了的再由我讲,又让学生自己翻译,最后通过一道填空题完成对文章的分析,顾教授对这节课大加赞赏,认为让学生自己解决问题是语文教学的方向。以后顾教授对我关心更多,我申报特级教师和国务院特殊津贴时,他专门帮我写了论文鉴定、写了推荐材料,称我的一篇论文是“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中一篇难得的、结合学科特点研究思维科学的优秀论文”,至今我还保存着他写的这份鉴定。1988年,林润昌老师安排我参加中考命题,当时我30多岁,只是一级教师,却担任了命题组组长(组员中有高级教师),这大概是绝无仅有的,我没有辜负老师们的信任,较好地完成了命题任务。后来洪宗礼老师又让我参加了苏教版初中实验教材的试教工作,在我申报专家时专门为我写了推荐材料,去年他还专门托人带给我一套《洪宗礼文集》。


我能成为“我们的语文老师”中的一员,能热心于“我们的语文”“我们的语文教学”,离不开我的老师们的关心和帮助,可以这样说,在大师们的熏陶下,我慢慢走进了“我们的语文”。


 



能算做一点教学研究是1983年开始的。那年学校安排我和另一位老师参加初中实验教材教学。实验教材课文多,很多课文是普通教材没有的,参考资料也欠缺,因此备课量很大。我们不得不经常去图书馆查阅资料,认真钻研教材教法,遇到困难虚心老师们请教,精心备好每一节课,想方设法上好每一节课。也许这就是非自觉状态的教学研究吧,但对自己确有很大帮助。为了调动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我们组织学生主动预习,提出问题;课堂教学中让学生自己解决问题,研究讨论;课后组织学生编印小报,拓宽学习渠道。当时我们编的《读书周报》是学生自己用钢板刻写后油印的,共出版了几十期。接下来的高中实验教材教学给了我进一步进行所谓研究的机会。周正逵主编的高中实验教材分《文言读本》、《文学读本》、《文化读本》,和普通教材结构完全不同,课文新且难度较大,给我们备课带来更高的要求。教学《文化读本》的《学记》,为“皮弁祭菜”查了很多资料,最后才在《汉语大词典》中找到。为了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我在初中实验教学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学生的主动预习,布置的语文作业除了写作就是预习。我在预习中要求学生在完成常规预习(解决字词问题、分析段落层次、归纳主题和写作特色)外,必须提出二三个有价值的问题。课堂教学重点解决学生提出了共性问题或有研究价值的个性问题。背离了教学法对课堂结构的要求,跳出大家认可的常规教学模式,也不知道是龙是虎是狗是猫,反正壮着胆子走下来了,幸好教研组长张家骞、陶应武、张铨等人认为这样可以使学生终身受益,幸好学生家长对我们的教学实验持支持的态度。


真正参与到教育教学课题研究中是1992年开始的。那年扬州中学承担了全国教育科学“九五”规划重点课题“中学系统开展学科思维教育研究”的任务,我有幸进入了课题组。不能辜负“有幸”,因此就不敢懈怠,我认真阅读了钱学森的《关于思维科学》、夏甄陶的《思维世界导论》、林崇德的《学习与发展》等思维科学方面的专著,开窍了许多。我懂得了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要让学生掌握运用语言的规律,必须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和思维品质;知道了除了形象思维、抽象思维,还有灵感思维存在;悟出了思维品质应该与思维能力同步提高。语文教学不仅需要严密的逻辑推理,更需要学生形象思维能力和灵感思维能力的提高,基于这样的认识,我选择学生形象思维和灵感思维能力提高作为方向进行结合教学实际的研究。形象思维是以意象、想象、显示、描述作为思维形式的,其中想象是关键的一环,想象能力的提高分为丰富意象阶段、组合意象阶段和形象再创造阶段。灵感思维是在一定的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的基础上,显意识和潜意识相互作用,产生前所未有的新意象或新概念的突发性思维,激活学生的灵感要求学生有深广的基础、学会主动迁移、加强求异和发散思维、善于捕捉思想闪光、善于变模糊为清晰。如此这般的语言也能偶尔出现在我的所谓论文中,是否能算成果不得而知。奉调至扬州大学附中工作后,又不知天高地厚,申报了省名师专项课题“中学语文综合思维教育及操作系统研究”,进一步就语文学科融形象思维、抽象思维、灵感思维为一体的综合思维教学模式进行探讨,在三种思维形式在课堂教学中的相互转换和综合思维能力提高方面取得较多成果,获得结题专家的高度评价。


语文新课程的实施使得我有意识地主动从事教学研究。1999年我在北京参加江苏省重点中学校长培训班学习,接触了新课程理念,2000年开始在扬大附中组织研究性学习实验,2004年组织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实验教学,同时积极开发校本课程。2002年申报了省名师专项课题“中学语文综合思维教育及操作系统研究”,2007年申报了省教研重点课题“高中语文选修教材教学模式及评价研究”。率先吃螃蟹的人常常会拉肚子,我们虽不能算率先,也不算落后吧,因此弯路是免不了的。2004年教师节那天,我上了一节公开课《十八岁和其他》(苏教版必修一),课后老师们一片“好”声,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的年龄和校长身份,实际我是在用语文课时间开班会。这种情况不能蔓延,必须回到正路上,于是我们就新课程的“语文味”进行了探讨,明确了方向。进入选修后,又出现选修课程必修化的倾向,于是又对选修教学的目标、方法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弯路上的迷茫要求我们更加主动地开展教育教学科研,于是我们进行了新课程结构研究、探究式教学实验研究、整体教学实验研究、教学目标设计研究、教学活动设计研究等,发表了一批论文,我主持的“高中语文选修教材教学模式研究”获得江苏省首届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


我能在“我们的语文教学”领域有那么一点成绩,得益于课题的引领。不夸张地说,是我的老师引领我走进课题研究,从自我感觉型向教学研究型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是教育教学课题引领我真正走进“我们的语文教学”,从不自觉到逐步自觉到完全自觉;是我的同事们和我一起探究,从弯路走上正路。


 



我教过一些学生,他们尊称我“老师”或“先生”,我总觉得受之有愧。愧疚之一是我常常误解他们;愧疚之二是他们常常是我的老师,而我曾经不以为然;愧疚之三是我的每一点小成绩都有他们的功劳,而我有时却把他们忘了。


误解学生至今令我不能轻松。曾经有一个学生写了一篇很优秀的作文《春节记事》,构思新颖,主题深刻,结构严谨,文辞优美。不知怎么鬼使神差,我竟然认为学生不会写出这样的文章,一定有范本或有高手操刀,至少也是高手指点了。于是找这个学生谈话,想套出所谓“真相”。谈话也缺乏艺术性,竟让学生本人感觉到我对她的文章的真实性的怀疑了。学生拿出她的草稿修改稿定稿,我无地自容。好在学生并不计较,虽然我推荐她的文章参赛获得了一等奖,但我心里却充满愧疚。我知道了学生的潜力是无限的,我们应该相信他们,帮助他们,支持他们,绝不能以小人之心度他们的才能。


说学生也是我的老师,这绝对不是做秀。教《石钟山记》时,学生问到“无射”是什么样的钟,我毫无准备,又不想在学生面前露底,就随意讲了一气,自然是宏观得不能再宏观了。第二天,一个学生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是他从《左传》里面摘出的关于“无射”的各种资料,令我汗颜。教学实验教材《〈论语〉十则》时,有同学在预习中提出,课文注释中讲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是否可以理解为字“路”,“子”为尊称,“季”为排行。这个问题我以前没有考虑过,学生的问题和见解使我恍然大悟。由此我对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过去总觉得韩愈的《师说》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师生关系,从那以后在我的心中变成了现实状态。以后我就十分注意向学生老师学习,从学生老师那里获得我所没有的知识。


我所参加的各种实验或课题研究都离不开学生,也就是说我的每一点小成绩都有他们的功劳。教学《阿Q正传》,我们总习惯于在我们周围的弱者中发现精神胜利法的存在,学生提出,《雷雨》中的周朴园、《装在套子里的人》中的别里科夫也有精神胜利法。我意识到这是灵感思维的火花,就引导学生逐步深入探究,变模糊为清晰。我和学生一起认识到精神胜利法是没落统治阶级所共有的,这是共性;而没落统治阶级精神奴役在阿Q身上留下的创伤形成的阿Q的“精神胜利法”,则又有它的个性特征。这次探究正和我参加的思维教育研究课题吻合,成了我们进一步研究的实例。一次听选修教材《〈史记〉选读》的《孔子世家》,学生就作为政治家和作为教育家的孔子,他的核心思想“仁”和他的教育理想表现在哪些方面进行探究,他们不仅围绕教学文本展开,而且从《论语》、《礼记》、《左传》等古典文献中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在探究过程中,有学生认为孔子的一些行为(如赞成“刑弃灰”等)与他的“仁”是矛盾的,经过思想碰撞,学生逐步统一了认识,取得了比较好的探究效果。这又给我们正在研究的选修教材教学模式提供了极好的研究案例,促进了我们的课题研究向纵深发展。


我和我的同事们能为“我们的语文”做一点研究,离不开我们的学生。从某中意义上讲,没有学生的启发,我在语文教学研究的道路上会走更多的弯路,会遇到更多的困惑和难题。我所取得的每一点小小的成绩,都和我的学生们密不可分。


 

    在近30年“我们的语文教学”生活中,没有大师的熏陶、没有同事的帮助、没有课题的引领、没有学生的启发,我可能还在“我们的语文”外兜圈子,还不能自豪地说自己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中的一员。是他们成就了我,使我成为一个还算合格的“我们的语文老师”。

《“我们的语文”和”我”》有5个想法

  1. 呵呵,黄老师,您写得太好了。子路,又字季路。这个典故您也曾讲给我们听。我至今还记得。。我以前最爱预习。(蓓蓓)

  2. 刘蓓蓓:你好。又看到你写的文章了,很高兴。现在还在环境学院吗?春节前曾经寄了一张贺年片到环境学院,不知收到没有。你写的文章我已经读过几遍了,太感动了,这么长了还记得中学老师。也十分惭愧,实在不像你说的那样。尤其是现在,垂暮苍老矣,力不从心了。祝工作顺利,事业辉煌。黄正瑶

  3. 先生,达者为先!在如今经济至上的理念下,还能存在一个真真正正能俯下身子来“做学问”的老师,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撼!仔细拜读完您的博文,我认为黄老师无愧于这个称呼!您的学生是幸运的!
    可是,社会上还有多少这样的老师?“我们的语文”,体现的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热爱,可现在,我们看到的基本上是为了完成教学任务而教学的老师,唉!作为一个80后,一个不算老师的老师,希望所有的老师都能以黄老师为榜样,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成绩,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态度,“为师者,必先正其心志”,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先生”!
    PS:黄老师,我想要您的联系方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