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形象思维能力 提高形象思维品质

    提要  发展形象思维能力的关键是通过丰富意象、组合意象和形象再创造三个阶段由低到高地提高想象能力,提高形象思维品质首先要抓思维的完整性,在此基础上要提高思维的敏捷性、深刻性、多重统一性,灵活性、创造性和批判性,通过显示和描述可以多角度地检测意象、想象等思维形式的品质和能力。


   


语文教学的目的是“使学生热爱祖国语言,能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具有现代语文的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和听说能力,具有阅读浅显文言文的能力”。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必须重视提高学生的思维品质,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因为语言是人们表达思想、交流思想的工具,是思维的物质外壳,语言和思维是紧密相联的,所以,要提高语言运用能力,就要提高思维能力。


       现代思维科学是一个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是由形象思维学、抽象思维学、灵感思维学构成的辩证思维体系。而语文教学又是以单篇课文作为基本教学单位、以语言学习作为主要教学内容、以形象作为理解契机的学科。语文教材中大量的课文都是以形象来反映生活、揭示主题的,即使以抽象思维为主的议论文也有不少形象贯穿其中。因此,语文教学仅靠严密的逻辑推理、对文章结构的条分缕析、对文章主题的高度概括是不够的,还必须重视对学生的形象思维能力、灵感思维能力的开发和思维品质的提高。本文主要论及的是语文教学中学生形象思维能力和品质的提高问题。


 


一、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的区别


       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是统一于人们思维活动中的两种基本方式。研究抽象思维的逻辑科学是形式逻辑,思维形式是概念、判断、推理、论证等,思维的规律是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等,而研究形象思维的逻辑科学是描述逻辑,思维形式是意象、想象、显示、描述等,思维的规律是条理律、真实律、典型律等。别林斯基说,“人们看到,艺术和科学不是同一件东西,却没有看到,它们之间的差别根本不在内容,而在处理特定内容时所用的方法。哲学家以三段论说话,诗人则以形象和图画说话,然而他们说的都是同一种事。政治经济学家运用统计的材料,作用于读者或听众的理智,证明社会中某一阶级的状况,由于某些原因,业已大为改善,或者大为恶化,诗人则运用生动而鲜明的现实的描绘,作用于读者的想象,在真实的画面里显示社会中某一阶级的状况,由于某些原因,业已大为改善,或者大为恶化。一个是证明,另一个是显示。他们都在说服人,所不同的只是一个用逻辑论据,另一个甩描绘而已。”这正是两种思维方式的根本区别所在。


       比如,对20年代中国农村的社会现实,毛泽东同志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指出:中国的男子,普通要受到政权、族权、神权的支配,“至于女子,除受上述三种权力的支配以外,还受男子的支配(夫权)。这四种权力一一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毛泽东同志这里运用的是抽象思维的方法。而鲁迅先生的《祝福》则通过祥林嫂一生悲惨遭遇的描述揭示了她在四条绳索束缚下,被封建宗法思想和制度无情吞噬的悲剧命运。小说和毛泽东的论述思想完全一致,但小说中绝没有出现政权、族权、神权、夫权的概念,又无处不含这些内容,小说也没有对祥林嫂的死因作出判断,但人们无不认识到封建宗法思想和制度的吃人本质。这正是形象思维的结果。


       简而言之,科学的、哲学的语言表现的是判断、推理、论证的结构,文学语言表现的是记叙、描写的结构,科学、哲学要证明真理,所以用抽象思维的方法,文学要显示真理,所以用形象思维的方法。因为语文教材中大多数课文都是显示真理的,所以语文教学中学生形象思维能力的提高就成了亟待研究的一个课题。


 


二、关于形象思维能力的发展


       形象思维是一种艺术的思维方式,它是以意象、想象、显示、描述等作为思维形式的。表象是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的直接反映,而意象则是对形象的理性认识,是思维主体对客体的能动的认识,它比抽象的概念有更深广的内容。想象是思维主体对意象进行能动的加工组合,形成可供显示、描述的整体形象的过程。显示、描述,则是用语言描述形象过程中的思维活动。不难看出,在形象思维的诸多形式中,想象起着关键作用。因此,语文教学要发展学生的形象思维能力,重点应放在想象能力的提高上。


       想象能力的提高可分为丰富意象阶段、组合意象阶段和形象再创造阶段。


       丰富意象是想象的初级阶段,然而要培养学生的想象能力必须首先引导他们不断丰富意象。丰富意象的途径很多,可以引导学生对单个意象进行能动的感知和收集,进而形成整体意象。如李白《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诗中的“天门”、“楚江”、“碧水”、“青山”、“孤帆”等都是单个意象,而配上动词“断”、“开”、“流”、“回”、“出”、“来”等,意象就丰富了,构成了一幅舟行江上的景观,形成了整体意象。此时,全诗如一幅连绵的画卷,再加上合理的想象,浪涛声、号子声、船夫歌声、绿树红花、山寺晨钟……接踵而来,意象更加丰富、完整,诗的意境也越来越美。如果在掌握课文形象内涵的基础上丰富意象,效果会更好。课文中的次要意象、暗线意象也可以丰富,如《药》中的夏瑜是暗线人物,我们可以引导学生根据课文中提供的信息展开丰富想象,以形成清晰、完整的形象。


       在课外活动、课外阅读中,也可以通过意象的积累达到丰富,从而完成初级想象。但意象收集的目的要明确,对象要清楚,如果目的不明甚至毫无目的兼收并蓄,只能是一盘散沙的若干表象,而绝非意象,因而也不可能达到丰富。


       组合意象是想象的中级阶段。一个学生想象力如何,很大程度上决定于组合意象能力。要较好地组合意象,应具备下列条件:对意象的观察力、理解力强,对诸多意象关系的分析能力强,有一定的组合条理性。


       动态意象的有机组合,构成完整形象是组合意象的方法之一。许多课文不仅描绘景物,而且刻画人物性格,揭示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这些课文的意象不是静止的,而是运动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复杂多变的。《祝福》中的祥林嫂第一次来到鲁四老爷家时,“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脸色青黄,但两颊却还是红的”,第二次到鲁四老爷家时,“仍然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脸色青黄,只是两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顺着眼,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当“我”最后见到祥林嫂时,“五年前的花白头发,即今已经全白,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脸上瘦削不堪,黄中带黑,而且消尽了先前悲哀的神色,仿佛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祥林嫂这前后三种反差极大的外貌意象的动态组合,勾勒出祥林嫂一生的悲剧,使学生对封建礼教迫害摧残劳动妇女的罪恶有了深刻的认识。


       改换顺序可以组合意象,根据提供的画面内容也可以组合意象。《驿路梨花》是用倒叙手法写的,可以组合为顺叙的故事。初中语文第一册中曾有过一幅小姑娘趴在地上看蚂蚁、瓢虫的画,可引导学生根据蚂蚁的数量、队形、走向、目标等想象蚂蚁、瓢虫大战的情景、结果。


       高层次的意象组合应该是将原型意象组合为再造意象。《涉江》中有这样几句,“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这里的“奇服”、“长铗”,“切云”等已不能局限在原型意象的理解上,而应深刻挖掘它的寓意,结合诗人的遭遇、志向组合为较高层次的再造意象。


       组合意象也可在课外进行。同是一次班会,若干意象进行扩充、丰富以后,可以写成不同的记叙文。可以先从效果写起,也可先从激动人心的场面写起;可突出一个局部,也可从一句话引出记叙,当然也可按实际进程来写。但如何组合意象确可反映学生想象能力的高低。


       意象是思维主体对客体的能动的认识,丰富意象是使意象全面、丰富的过程,组合意象是对若干意象按一定条理进行组合,形成可供描述的形象的过程,它们都要求基本忠实于客体形象本身。而形象再创造则要求突破客体形象本身的意义或规定范围,拓宽到另外的方面去,它的主观性很强,是想象的较高级阶段,对培养学生的创造思维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延伸性形象再创造要求循着作者的思维模式进行延伸,如《我的叔叔于勒》可引导学生作“于勒再次发财后”的延伸,《守财奴》可引导学生设想到“那边”交帐的情况。延伸性形象再创造要求学生不是组合丰富了的意象,而是发挥自己的创造思维,想象下一阶段的情况。教学中,教师可设计多种情况引导学生进行延伸训练。


       逆转性形象再创造要求突破作者原有的思维思路进行逆向创造,它是思维的跳跃性突破和逆转,它要求思维主体不仅思维灵活,而且具备一定的现代思想、现代观念。试比较《牛郎织女》和《天上的街市》,不难看出,《天上的街市》实际上就含有逆转性形象再创造的成分。教学中对逆转性形象再创造要注意向真实、正确的方向引导,如《孟姜女》,其主题是明确的,进行逆转性再创造训练就不能一味地否定孟姜女,而应引导到对秦始皇历史功绩的肯定上去。逆转性形象再创造不仅对开发学生创造思维有帮助,而且可以活跃课堂气氛,但学生要有较高的思想文化素质,否则不易取得较好效果。


       想象力是形象思维诸因素中的活跃分子,想象可以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帮助学生加深对课文的理解,可以引导学生举一反三地解决问题,对学生作文的选材、构思、立意也大有帮助,因此提高想象力是发展学生形象思维能力的重要途径。


   


三、关于形象思维品质的提高


       形象思维的品质应包括完整性、敏捷性、深刻性、灵活性、创造性、批判性和多重统一性等因素。其中完整性是形象思维品质养成的基础。


       任何一个丰满的形象都是由几个意象组合而成的整体。如果缺乏完整性的思维品质,我们所见到的就可能是几个互不相关的支离破碎的意象或仅止于表象。如学生阅读《故乡》,就会认为闰土始终是一个精神麻木的落后农民,阅读《项链》,就会对玛蒂尔德产生厌恶盛,这实际上是缺乏思维完整性的体现。教师在教学中应适时地引导学生将感知的意象一一开列出来,找出其间的内在联系以形成完整形象。同是闰土,少年闰土和中年闰土有何区别,为什么会有这个区别,同是玛蒂尔德,除了令人厌恶的虚荣心外,是否有值得同情的地方。这样一引导,形象就完整,丰满了。


       思维的敏捷性是指思维的速度和迅捷程度,它是以完整性作为基础的。在完整基础上的敏捷是真正的敏捷,否则就是轻率。形象思维的深刻性更高不开完整性,不完整就不可能深刻。深刻性和多重统一性有关。多重统一性是指形象的各种特征,尤其是相对或相反的意象特征统一于形象本身,如阿Q,既有革命的自发要求又有愚昧落后的一面,但它们是统一于阿Q这一形象本身的。形象思维的深刻性除了指多重统一性外,还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抓住形象的本质特征、矛盾的主要方面。《林黛玉进贾府》中的王熙凤,既泼辣能干,又刁钻狡黠、媚上压下,她对林黛玉虚伪中有真情,真情中含虚伪,而主流仍是虚伪。提高思维的敏捷性就要提高学生的阅读速度、信息感知能力、意象丰富能力和组合能力,提高思维的深刻性就要引导学生学会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分析问题。


       思维的灵活性和深刻性有关,思维的创造性又是建立在深刻性和灵活性基础上的。思维的灵活性首先指对客体可从不同的角度展开思维,形成不同的意象,其次指对不同的意象进行加工组合,确定主流,形成真实的、典型的形象,还指实现形象的迁移等。比如同是长城,《内蒙访古》中对赵武灵王修长城倍加称赞,而《孟姜女》中对秦始皇修长城则迭加鞭挞,这是由于两篇文章所站的角度不同、主题不同而致。从历史角度看,应褒扬,从人民负担角度看,要鞭挞,这样的思维活动就体现了深刻性和灵活性两种品质。思维的创造性一方面指形象再创造活动,另一方面是指对诸多形象的综合比较分析。如阿Q的精神胜利法,有人认为是中国的特产,贫苦弱者的专利,实际上《皇帝的新衣》中光着身子坚持游行完毕的皇帝、《制台见洋人》中对洋人和下属态度不同的文制台、《装在套子里的人》中被柯瓦连科赶回家就撤掉华连卡照片的别里科夫,又何尝不是精神胜利法的代表?可见精神胜利法是没落统治阶级所共有的,这是共性,而反动统治阶级精神奴役在阿Q身上留下的创伤形成的阿Q的“精神胜利法”,则又有它的个性特征。诸多形象的综合分析,思维的创造性便体现出来了。教学中,应尽量注意引导学生进行创造性思维,以形成形象思维的创造性品质。


       思维的批判性是指在形象思维过程中,分析思维材料、检查思维过程的品质,它可以增强思维的主动性,减少盲目性、偶然性、片面性和不真实性。它要求学生在思维过程中不断进行信息反馈和检查,验证自己的思维途径是否合理,不合理如何调整;在思维结束时验证思维结果是否真实、典型,不真实,不典型原因何在。如对《雷雨》(第二幕)中的周朴园,学生一开始会对他产生怜悯或好感,因为他不忘旧情,有人情味,这是非真实的意象,若及时引出其它意象来补充、验证自己的思维,调整自己的思维,就会形成真实、典型的形象。


       提高形象思维的品质是语文教学较高层次的任务。在具体教学中,不仅要注意形象思维能力的发展,更要重视思维品质的提高。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思维有条理、真实、典型。同时,思维能力的发展必将促进思维品质的提高,思维品质的提高又可促进思维能力的进一步发展。


 


四、关于形象思维品质、能力的评估和检测


       形象思维品质和能力的评估检测途径是很多的,可分为课内检测、课外检测,书面检测、口头检测,结合阅读检测、结合写作检测等。但检测对象应是思维形式中的显示和描述,即通过显示和描述来检测意象、想象等思维形式的品质和能力。


       口头检测的手段有朗读、复述、演讲等。朗读可分为准确朗读、流利朗读、理解朗读、表情朗读等不同层次,其中理解朗读和表情朗读对形象思维能力的要求较高。通过朗读检测学生形象思维的品质和能力须掌握下列要素:熟悉课文的时间、准确断句的能力、流利程度、表情把握等。复述包括简单复述(重复内容)、复杂复述(能调整顺序等)、梗概复述、扩充复述、表情复述、想象复述、创造复述等。上述形式随复述层次的提高对形象思维品质和能力要求也递增,因而检测结论真实可信。具体检测时应掌握下列要素:准备时间,遣词造句能力(要与背诵区别开来),流利程度,表情把握,概括、想象、创造的合理性等。演讲可分为有准备演讲和即席演讲,也可分为命题演讲和供料演讲。以即席演讲对思维能力的要求为高。演讲也可从准备时间、遣词造句能力、流利程度、表情把握、条理清晰等角度检测学生形象思维的品质和能力。


       书面检测可结合阅读进行。语文教材中许多思考练习题是形象思维品质和能力的检测题。如《多收了三五斗》后有这样一道题:“《故乡》和《多收了三五斗》都描写旧中国农民形象,想想闰土和旧毡帽朋友有什么区别。”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整体把握闰土和旧毡帽朋友的形象,进而迅速抓住两个形象的主要区别,分析其实质,并不断根据反馈的信息调整自己的思维,得出正确答案。这正是对形象思维品质和能力的综合检测。教学中,我们还可自行设计一些检测题,如“祥子和《一件小事》中的人力车夫有什幺区别”、“试比较祥林嫂和水生嫂(《荷花淀》中人物)”等。


       书面检测还可结合写作进行。九十年代高考题中有一道是:“教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圆,要求学生写想象作文。他举例说,比如,你可以把这个圆想象成一轮满月,然后以满月为重点,再用天幕,云彩、柳梢等作为陪衬,构成一个美丽的画面,再把这个画面用文字描述出来就是想象作文。圆是可以想象成很多不同的物体的。请你根据这位教师的启发,把这个圆想象成另一个物体,写成一篇200字左右的想象作文。”另一道高考作文题是:“根据下面的材料,写一篇记叙文,题目自拟,不少于500字。”材料是这样的:


夏日的夜晚,院子里,梧桐树下……


啪!随着细微而清晰的一声爆裂,梧桐树的一块老皮剥落了,露出了新鲜的树皮。


女儿对老树皮发出一串赞叹……


儿子对新树皮发出一串赞美……


父亲听着,看着,深有感触地说:“我希望人世间的一切都能像你们俩所说的那样……”


       这两道题都是对学生形象思维品质和能力的综合检测。


课外也可进行检测。一次集体活动、一次班会、一篇日记、周记或观察笔记,不仅是形象思维的训练,同时也是检测。


 

    形象思维是语文教学中发展思维能力、提高思维品质的重要环节,但它不是唯一的思维方式。语文教学中还要运用抽象思维和灵感思维。概括段意、提炼主题就是在形象思维基础上的抽象思维活动。然而语文课毕竟不是政治理论课,形象思维应是语文课思维方式的主体。至于灵感思维,则是在一定的形象思维或抽象思维的基础上,显意识与潜意识相互作用,产生前所未有的新意象或新概念的一种突发性思维方式,也就是说,语文教学中的灵感思维也离不开形象思维。因此,发展形象思维能力、提高形象思维品质成了语文教学中亟待引起高度重视的重要课题之一。

《发展形象思维能力 提高形象思维品质》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